在线极速中文字幕,亚洲日韩视频高清在线观看,中文字幕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被放逐的创世神 1-2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


                第一章

  一颗死星,被包围于无尽的虚空,这一片天地,是常年累月的黑暗,即使最
耀眼的恒星的光芒,也会在这里被吞噬殆尽。突然一道圣光从天而降,在虚空中
开辟出了一条道路,直接将死星照亮。紧接着一个伟岸的身影,浑身散发着神圣
光芒的男子,落在了死星之上。

  而死星之上,一个黑衣男子手持黑色长剑挺立在死星之上,双眼死死盯着圣
光男子,问道「光,你还是不愿意放弃麽?现在你总算是知道了吧,你就是我,
我就是你,咱俩之前缄口不言的过往,是咱们共同拥有的历史。」

  名唤为「光」的男子回答道:「是的,现在属于咱们两共同的记忆已经觉醒,
那麽是时候根据创世者的想法分出个结果了。今日,我就在此来了结最后的因果。」

  「了解?哈哈,可笑,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光明不灭,则黑暗永存,创世
者不灭,则神性与人性共存,你拿什麽来消灭我!」黑衣男子大笑道:「咱两已
经争斗了这麽长的时间,试问你什麽时候占据过上风!」

  「我说了,我今天就是来了结此事,过去的咱们,的确是相互依存,我会的,
你也会,光明十二式和你的黑暗十二禁招正好一一向对,拿对方无可奈何。」

  「光」淡淡道:「但现在不同了!」

  说罢,右手虚指,一道圣光凝于指尖,这道圣光与他身上周围的光芒完全不
同,更加的纯粹,也更摄人心魄,仿佛蕴含着毁天灭地的能量,令另一侧的黑衣
男子也为之侧目。

  「这是什麽?」黑衣男子死死盯着这道圣光,问道。

  「开天之光,创世神创世之后的第一缕光。」「光」回答道。

  「果然,果然,没想到他真的留有后手,可是,当年他分裂出你我的目的,
怕不是就是为了让你消灭我,让神格消灭人格,这样,万事万物就只有一个永恒
中立的创世神了对吧。」黑衣男子以剑指向「光」,「但,这又如何,你要知道,
咱俩是同一个人,神不可能杀得了自己,你永远也不能消灭我。」

  「是的,我是消灭不了你,这也是创世者之前所没想到的,所以这才是后手。」

  「光」淡淡道:「这道光,不仅是天地间的第一缕光,更是用来封印黑暗魔
力的力量。」

  「所以呢,你的目的呢?」黑衣男子问道。他已经明白,哪怕自己倾尽全力,
怕是也无法与这道创世者留下的禁招相抗衡,不如先问个明白,以图后手。

  「所以,我来,不是为了封印你,而是为了放逐你,我一直在想,神为什麽
会有人性,现在想来,没有人性,神也就无法无法创造万物,因为欲望才是生命
的摇篮。」「光」回答道:「所以,我会封印你的大部分魔力,将你放逐到宇宙
中,与其作为一个人,拥有着毁天灭地的可怕力量,不如做你自己,体验一个真
正的人的感觉,如何。」

  「听起来也蛮不错的样子,我同意!」黑衣男子笑道:「不过,我还是想见
识下这道初始之光的力量。」

  说罢,长剑一挥,一道黑色屏障自剑尖划出如同一个黑洞,要把所有的光明
吞噬干凈一般。

  「来吧,这时我在死星上凝练的禁招- 万物灭,来抗衡一下吧!」黑衣男子
喊道。

  「不错的禁招,不过。」话没说完,右手虚指,初始之光沖向黑洞,瞬间摧
枯拉朽击穿了黑洞,将黑衣男子身上的黑气击打了个精光。「光」淡淡补上了下
一句「还不够。」

  黑衣男子也没有什麽惊讶,虽然自己已经伤痕累累。「那麽,放逐我吧,以
后,你当你的创世神,我当我的人。」

  「当然,你也是我,我也是你,虽然你被放逐,但神还是神,为了避免你觉
醒力量之后人格转向混沌邪恶,不可控,我会封印你部分的力量,祝你人间快乐!」

  「光」慢慢说道,随后一道光芒包裹了黑衣男子,化为一道光球,向不远处
一颗蔚蓝的星球飞去。

  神历40亿载,创世神的神格「光」与创世神的人格「暗」,大战20亿载,
最终「暗」被封印神力放逐于蓝星。创世神降临于人间,开始了人间的生活。

  蓝星,华夏国,中州,汉江市,汉江大学,电子系男生206宿舍。

  「那个谁,老三呀,赶紧回来,五黑车队差你一个了!什麽,你居然在约会?

  那算了,不打扰你了,我再找人。」黄发青年重重的把手机扔在桌子上,嚷
嚷道:「老三把韩云瑶给追到手,这宅男变现充,连游戏都顾不上玩了。」

  「那怎麽搞,这下五黑车队又要泡汤了」床对面的戴眼镜卷发青年说:「我
前面看见老五回来了,不如让老五来试试。」

  「额,我去问问,老五作为咱们宿舍唯一一个英勇黄铜选手,估计不会答应
吧!」黄发青年点了根烟,推开门向寝室里另一间屋子走去。

  韩离躺在床上的一本正经的抠手机,有件事他非常的疑惑,同一个宿舍六个
人,前边屋子里三个游戏狂魔,后边屋子里两个大学霸,搞得自己一个学习不怎
麽好,也不怎麽爱玩游戏的人老格格不入的。这不,现在已经九点了,后屋另外
两个在图书馆还没回来呢,那边屋子已经闹腾了一天了。

  这时,门被推开,宿舍老大张贤齐叼着根烟探了个脑袋进来,一脸坏笑的问
道:「老五呀,要不要开黑呀,五缺一。」

  韩离一脸无语的看向张贤齐「大哥,英勇青铜,跟着你们这些白金起步的选
手一起开黑,怕不是完了别的人直接杀进宿舍来打我了。」

  「那算了。」张贤齐一脸遗憾地关上门,回到了自己寝室。

  「唉,难顶!」韩离摇了摇头,然后继续拿起手机,突然好像发现了什麽。

  「3月29日,农历二月十五,满月夜,估计杨勉和汤旭一时半会也不会回
来,不如来娱乐娱乐。」

  说罢,把手机放在床头,然后眼睛死死盯着屋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
韩离的双眼瞬间变得浑浊起来,眼睛里的眼白和黑色的眼瞳瞬间融合在了一起。

  同时韩离也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沈寂之中,整个人仿佛睡着了般。

  大概二十多分钟后,本来平静的韩离突然剧烈的喘息起来,他的眼睛瞬间恢
複正常,直接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头上冷汗直流。

  「为什麽会这样,怎麽又会发生这种事。」他赶紧爬下床,端起杯子使劲喝
了几口水,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这时宿舍门推开了,宿舍的老二- 汤旭走了进来,看着满头大汗的韩离,问
道:「老五,咋了,这满头大汗的。」

  「没事,今天有点着凉,刚才吃了点感冒药悟了捂,出了一身汗,等会我去
洗一下。」韩离随口编了个理由,然后拿出自己的盥洗物品,走入了卫生间。

  「老五是真的有些奇怪,这汉江大热天的,咋还能感冒呢。」汤旭疑惑道,
也没有多深想,把书包挂在床上,便打开自己电脑玩了起来。

  浴室里韩离使劲的用凉水沖着自己,试图让自己更加清醒,终于好一会他终
于缓了过来,然后自言自语道:「为什麽阴阳眼会预特地测到这种事,算了,先
不想这个了,等明天上完课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在韩离的心中,有三件事一直可以称之为自己的梦魇:第一件事是小学时自
己父亲因为抢救新冠病人因公殉职;第二件事自己的青梅竹马,从来没有因自己

  小时候小儿癡呆癥嫌弃过自己的董钰在自己眼前被车撞飞;第三件便是上高中时

  遭遇了学校霸淩。虽然这三件事让自己分别治好了小儿癡呆癥,获得了阴阳
眼以及命运骰子。但对韩离来说也让他失去了父爱,友爱以及校园的温暖;似乎
自己的能力总是伴随着不断地不幸而出现。

  刚才使用阴阳眼,之所以让他冷汗直流,便是自己看到了小时候的梦魇又重
新发生,一个女孩在汉江大学的校门口被一辆肇事逃逸的车辆直接撞飞,而女孩
在天空中飞起的时候,居然还对着韩离露出了微笑,那张脸,却是当年董钰的那
张脸。

  调整了还一会情绪,韩离走出了浴室,另一个舍友,宿舍老幺- 杨勉也回来
了,看了一眼韩离,说:「汤旭刚才说你感冒了,不要紧吧,我这还有些感冒药
要不要吃点。」

  「不用了谢谢,已经好了。」韩离微笑着对杨勉说,又把话题扯向别的地:
「老六呀,今天咋自习的这麽晚呢,平日里你不一般赶在汤旭前面就回来了麽。」

  「艹,老五,你这个都不知道呀,杨勉成为咱麽宿舍第二个脱离单身协会的
人了」汤旭转身对韩离一脸坏笑道:「你这一天天的不是学生会就是宿舍里干躺
着,这麽重要的事都不知道。俗话说:美人乡是英雄冢;我们的杨大学霸也快变
成刘阿斗,乐不思蜀了。」

  「我去,这麽重大的事情,那不知是哪位千金大小姐入了我们学院前三大学
霸杨勉的法眼了?」韩离也把刚才是放在一旁,学起了汤旭阴阳怪气的语气,问
道。

  「美女陪英雄,那当然是大美女了,夏玥你知道麽?这就是我们杨大才子的
女朋友。能配得上吧!」汤旭继续道。

  「夏玥,怎麽这麽耳熟。」韩离支着下巴想了一会,眼睛一亮:「艹,系花,
老六可以呀!」

  「那可不,以后就可以传扬出去我们206宿舍的弟妹是系花,看哪个宿舍
的人还敢来虐单身狗了。」汤旭坏笑道。

  「你两真够了,别满嘴跑火车了。」杨勉看两人话题越聊越偏,马上打断了
他们的对话,结束了这个话题,向韩离问道「老五,你们学生会最近要举办有那
个樱花祭呀!」

  「对呀,下周末就要办了,怎麽了,你想让我帮你干啥?」韩离回答道。

  「樱花祭上不是可以收集礼物碎片来兑换礼物麽,能不能到时候帮帮兄弟!」

  杨勉搓搓手,不好意思地对韩离说:「完了老弟请你吃饭。」

  韩离马上明白了他想要干什麽,这就是传说中的借花献佛,从内部入手,用
来讨好女友。「过分了呀,老六,万一系花又被你感动,马上以身相许了,那怎
麽是一顿饭能解决的问题,当然要两顿饭了,北门外尚兰居」

  「没问题。」杨勉马上答应了,这真是下了大血本。

  三个人的话题终于聊完了,韩离又跑到对面看了会张贤齐他们的游戏,对面
正在他们高地上跳舞呢,看了一眼老大0- 12的超鬼诺手,加上一脸便秘的表
情,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摇了摇头,又用刚才阴阳怪气的口气说道:「可惜,
可惜。」然后在张贤齐喷火的目光中熟练地拉门跑了出去。可怜还在那边的老四
- 宋家辉,成了张贤齐宣泄情绪的对象。「你tm会不会玩打野,就只知道刷野
刷野,就不能来抓人吗?」「对面酒桶老进我野区我也没办法呀,在说你先上被
单杀关打野屁事呀!」「你再嘴硬,再嘴硬!」两个人开始了愉快的对喷时间。

  韩离回去躺到了床上,又开始思索前面阴阳眼所预见到的事情,根据他这麽
多年对阴阳眼的研究,所有阴阳眼所能看到的东西都是跟自己有关的事,譬如中
考和高考,他都通过阴阳眼看见了考试的试题和答案,但是他却不能预见到自己
的名次;大概是因为自己看到了试题答案,阴阳眼默认了有些事情的结果就会改
变,所以没有出现更深的预见。因此,韩离所看到的很可能就是明天会发生的。

  沈思了好一会,韩离终于下定决心明天下午翘课去学校门口观察一下。因为
自己以前年少的时候因为无法预见到未来,自己的好友出了车祸自己却只能眼睁
睁看着。那麽现在,既然这种事情又要发生在自己身边,那边要去想办法改变一
下。

  下定了决心之后韩离便沈沈地睡着了,今晚发生的这件事实在是耗费了他太
多的精力。

  第二天中午,餐厅

  「老大,今天下午帮我答个到,今天下午我有点事出去一下。」韩离一边吃
着饭一边对对桌的张贤齐说道。

  「老五,今天下午可是玉面罗剎的课呀,你确定你要翘课。」张贤齐大有深
意望了韩离一眼:「别的人都是疯狂往里面涌,你居然想要翘课,是不是哪里出
了问题」

  「老大,老五肯定是又去跟学生会那个MM约会去了,玉罗剎再漂亮,那也
得先找个能吃到嘴里的呀。」旁边的宋家辉附和道。说罢旁边的汤旭也附和着笑
了起来。

  「艹,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鄙人定力非凡,实乃人中玉君子,电院柳下惠。

  哪像你们,尤其是你老大,居然能上课对着玉罗剎流口水。」韩离也不甘示
弱,马上就搬出了张贤齐上学期的老梗,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行了,不说这个了。你们今天没发现吗,老三和老六今天下课了连影都没
有见。」张贤齐马上转移话题。

  「你在逗我吗?人家两个有女朋友的吃饭还要带个电灯泡呀!」宋家辉接上
了话。

  「尴尬,尴尬。不说这些了,赶紧吃饭,回去歇会下午还要上课呢!」张贤
齐不敢再多说了,赶紧催促大家吃饭。

  吃完后众人正收包準备回宿舍,韩离看了下手机后对众人说:「我先走了,
晚上宿舍见。」然后背上包就跑了出去。其他人也回了宿舍。

  韩离正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思索着去校门口之后的事,被人叫住了,「老
五,你咋没回宿舍呢。」向前看去,正是宿舍的老六- 杨勉。只见穿着一身休閑
运动衫的杨勉牵着一个黑色长发,身穿深色上衣,红黑格子裙子的女生向自己走
来。正是昨晚汤旭告诉自己的杨勉的女友夏玥. 韩离看了一眼夏玥,一时还有点
失神,心想:「不愧是电子系的系花,个子虽然矮了一些,但着面孔是真的漂亮,
比起学生会自己的顶头上司钱子萱也不逞多让。」

  不过他马上缓过神来,笑着对杨勉说:「我今天有事出去一下,这位就是夏
同学对吧,我叫韩离,宿舍老五,很高兴认识你。」然后习惯性伸出手準备握手,
看见夏玥眉头微微皱起,意识到这个动作很不妥,赶忙把手收了回去,摸着后脑
袋不好意思道「职业习惯职业习惯。」

  然后对杨勉说:「你们好好玩,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夏同学,老六再
见。」然后赶紧走开了。

  目送着韩离走远后,夏玥开口对杨勉说:「阿勉,你这个舍友好奇怪呀!」

  杨勉想了想,回答道:「老六好像是因为家庭的问题性格一直比较怪异,虽
然他每次都想努力融入集体之中,但实际上看起来他却总是最孤单的一个。」

  「这样呀,怪不得刚才反应那麽奇怪!」

  韩离来到了学校的西门口,与学校的北门不一样,北门外是学校的商业街,
而西门外是一条宽广的省道。也是学校学生一般出去坐车的地点。由于平时人流
量较大,有一座天桥接向了对面的公交站牌。韩离向四方望了一下,楞住了。因
为自己在梦中梦见的虽然是公路上发生了车祸,但情况是有车闯红绿灯,这里现
在是天桥,毛都没有。

  韩离使劲回想着那天通过阴阳眼所看到的一切,突然说了声「不好,还是北
门,我想当然了!」然后撒腿就往北门跑。引得西门的保安一阵惊讶。小伙子到
西门发了个呆就突然跑了回去。

  「不要发生呀,一定要等我过去,我不想再经历一次这个了!」韩离心中默
念着,用自己这近二十年所不曾有过速度直沖向北门。快到北门门口了,只听见
「轰隆」一声,伴随着巨大的声响。紧接着北门外就冒起了烟。韩离顿时一楞,
呆在了原地,喃喃道「终究还是没赶上,难道我的梦魇就永远是我的梦魇,我甚
至连挽救的机会都没有麽?」

  然后失魂落魄的向北门外一步一步走去,颓唐的身影在一众快速奔向北门的
学生中分外萧索。然而,到了北门门口,韩离突然眼前一亮,因为他看到了,一
个穿着白色衬衣,棕褐色外套的长发女生蹲在在道路边,给一个倒在血泊中的女
生做着胸部按压,这个女生的形象,跟阴阳眼中看到的女生形象几乎一模一样。

  而因爆炸冒烟的地也并不是发生了车祸,而是旁边一家商铺发生了不明原因
爆炸。

  韩离长舒了一口气,不过下一秒,他马上又大惊失色起来。



                第二章

  韩离目光一滞,只见一辆拉着货货车正以高速从旁边飞驰而来,车上司机惊
慌延伸明显是车出了问题,这辆车却也是韩离在阴阳眼中看到。

  周围围观学生们一片惊呼,纷纷朝两边散开,而还在马路边还在做抢救女生
擡起头,看着突然朝自己飞驰而来卡车,眼中一片惊骇。

  文欣兰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今天本来是在北门坐车出去兼职,没想到等车
时候旁边餐厅出来事,自己正好是医学院学生,刚好留下来在救护车来之前抢救
出事同学,没想到自己刚把一位同学呼吸恢複正常,意外又要发生了,而且怕是
要和自己亲人同学们阴阳两隔,望着越来越贴近自己卡车,四周又开始慌乱人群,
内心一片绝望。

  突然,一个急沖过来身影向自己扑来,左手抓住自己腰右手顺手拖住自己身
下同学滚向了路边。「砰」一声,三个人重重摔在地上,而那辆卡车直接撞在了
路沿石上。

  「呼,呼。」韩离大口大口喘着气,虽然自己身体在阴阳眼和命运骰子苏醒
时经过了极大强化,但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狂奔救人一气呵成,即使是自己身体也
是扛不住,眼前一片白茫茫。

  文欣兰静静看着这个把自己压在搂在怀里男生,这是她第一次与一个男生离
得这麽近。这个男生不似每天在学校围绕在自己周围男生那麽阳光帅气,眉头还
有着一种挥之不去忧郁。只是他除了疯狂喘气之外,整个人眼睛却是白眼翻了上
面。

  真是个奇怪人呀,文欣兰竟然一度观察入神了。可能是所有女生都希望自己
危难时刻有一个白马王子来救自己。虽然今天碰到这个人不那麽帅气,但他确实
真正豁出性命来帮助自己。想到这,竟然一时有点癡了。

  韩离脑海中现在却是天人交战,因为无意中在非满月之夜启动了阴阳眼,又
开始看到了别景象:「自己和刚才被车救下女生成了男女朋友,女生为了他放弃
了出国留学机会,选择留在了本校读研,毕业后两人迈入了婚姻殿堂,生下一儿
一女,生活美满。」

  「真是难得一场好梦,但愿现实不要玩弄我了。」韩离喃喃道。说罢,终于
因为身体透支过度晕了过去。

  文欣兰傻眼了,刚才还在大口喘气,眼睛翻白男生突然就晕了过去,之前还
说了句奇怪话语。她伸出手探了探韩离气息,还好,呼吸非常平稳。费力把韩离
搂在自己腰上手拉开,然后把他平放在地上;这时终于传来了救护车声音,文欣
兰同过来维持秩序学校安保人员把韩离和昏迷中女生,然后跟着对护士说明自己
医学生身份,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

  「这位同学没有大碍,只是前面救人时用力过猛到时身体耗氧超出了平常水
準,大脑一时缺氧晕了过去,现在呼吸平稳,各项指标都正常,应该没什麽事了。

  静静等待他自己醒来就可以了」主治医生对文欣兰说道:「不过听你说他在
电光火石间移动了那麽多远距离,实在是不可思议。」

  「谢谢医生。」文欣兰一颗高悬心终于落地了。她是相当害怕一个救了自己
人最后自己却连名字都不知道。望着躺在床上男生,心中暗暗道「你一定要起来
呀,现在可是有一个大美女在等着你醒来呀。」

  汉江大学校花,号称「一笑倾城」文欣兰,现在坐在病床前前,眼睛癡癡望
着床上昏迷男生,而且一望就望了两天,不知道整个汉江大学会有多少男生心碎。

  韩离悠悠睁开眼睛,他也不知道自己这阴阳眼一开到底昏迷了多长时间。阴
阳眼作用使他一直处于昏迷与清醒交界处。可能是由于自己这次拼尽全力改变了
阴阳眼所预言事情结果,这次他在非月圆之夜开启了阴阳眼,而自己在阴阳眼中
呆时间也格外长,差不多是以往四五倍,甚至不但看到了未来一些事,还给过去
自己做了一个回顾,自己父亲,发小,高中五虎等等跟自己有关已经离去人一一
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真是好疲惫」韩离意识到自己身体使用过度了,全身都是那种运动过度乳
酸分泌过量疲惫感。好一会,终于撑着沙哑声音憋出了一句:水,给我水。」

  「你醒了呀!」一个充满惊喜女声传了过来,随后一只玉手接过一个杯子放
到了韩离嘴边,韩离使劲喝了一大口,示意自己已经喝够了。然后转头望向声音
来源,四目相对,一个充满喜意目光跟韩离地目光对视在一起。韩离眼睛平时就
是那种只比死鱼眼强那麽一丢丢,现在因为精力不振缘故,就跟死鱼眼差不多看
了。而女生眼睛趋势炯炯有神,亮晶晶,「大概眼睛如果会说话,就是这个样子
吧」韩离心想。

  「是你送我到这吗?」韩离问道

  「不是,是救护车来了拉你到医院」文欣兰赶忙说道:「我只是跟着救护车
来,谢谢你今天救了我。」

  「举手之劳,不用谢;那种情况换谁都会上去!」韩离赶忙说。这时他才下
神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自己救下女生。白色卫衣搭配着棕色长外套,把整个人都
包裹在里面,根本看不出她身材如何,只是黑色短裙所映衬修长腿部可以管中窥
豹这上身可能魔鬼身材。而她这张脸真是天使面庞,只是由于她将长发披了下来,
转变成了女性一种知性美,反倒使她面庞不那麽引人注意了。

  韩离一时跟个屌丝般失神了,随后马上反应过来,尴尬说:「不好意思,不
好意思!」

  文欣兰倒也没着恼,毕竟这种眼神自小到大自己见识多了,马上转移话题问
道:「同学你叫什麽名字呀?」

  「韩离,28级电子系!」韩离赶忙说道,弥补着自己失态。

  「我叫文欣兰,27级医学系,还是你学姐呢。」文欣兰笑着对韩离说道。

  韩离韩离瞬间震惊了,因为文欣兰名字在学校实在是鼎鼎有名了。医学系系
花,学校公认四位女神,虽然韩离从未见过面,但她事迹却是无人不晓。平日里
将自己包裹严严实实,许多人都以为她只是脸蛋漂亮女生,哪知大二上学期学校
国奖颁奖时一席旗袍艳压群芳。瞬间成了学校名人,据说许多学校风云人物都对
她展开了不懈追求,甚至自己在学生会上司,钱子萱弟弟,出生于中南钱家校草
钱子豪放出话来,「此生唯文欣兰不娶,谁敢与自己竞争便是与中南钱家作对。」

  只是文欣兰本人并没有理睬这些流言蜚语,仍然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你这个神态还真是很常见呀,韩学弟!」文欣兰调笑道:「不过我不会在
意,你救了我一条命,如果连这些都介意,那就是我不对了。」

  「哪敢哪敢!」韩离马上不好意思地回道:「学姐却是太漂亮了,也太有名
了,反倒让我倒意识不知所措了。」

  「以后不用叫我学姐,咱两也算是有过命交情了,以后你叫我欣兰姐就可以
了。」文欣兰笑着说:「你醒了那我就放心了,现在已经快晚上了,我去叫叫医
生给你看一下。」

  「行,那谢谢欣兰姐了!」美人都这麽说了,韩离也就不客气了,这个称呼
也刚好拉近了两人之间距离。与一个大美女做朋友,那个男人不想呢。

  不一会儿,韩离主治医生走了进来,一位六十多岁老医生,查了查韩离的体
征,回头对文欣兰说道:「他身体一切都正常,再恢複恢複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说完又对韩离说:「小伙子你可要好好感谢你这女朋友呀,这两天她对你可
是寸步不离的。」说罢就转身走了出去。

  「我睡了多长时间?」韩离马上意识到自己忘了这件事。

  「两天呀!」文欣兰回答道:「你该不会在意识中一点知觉都察觉不到了吧!」

  「没有,我还以为我就躺了一下午呢。」韩离讪讪道。

  「可拉倒吧你,不说这个了,我去给你买些饭,估计等会你室友回来看你,
你这室友们倒是很不错呀,听说了你出事的消息都跑了过来看你。」文欣兰笑着
说:「你先好好躺着。」

  说完便拉开门走了出去。

  韩离望着美人离去的身影怅然若思,这个时间的确是出乎他的意料,真可谓
梦中一日,现实一年。不过一个大美女居然如此细心地照料了自己两天也是令他
有些感动。就是不知道以后两人还会不会有些交集了,如果一切阵图阴阳眼中所
预示的,那就再好不过了。

  文欣兰刚走开,门砰一下就被推开了,五个小伙瞬间鱼贯而入,正是韩离的
五个室友,性格比较活跃的宋家辉在前面大喊:「老五呀,文学姐可终于走了,
兄弟们都来看你了。恭喜你抱得美人归呀!」

  身后的老大张贤齐一巴掌排在他头上,笑骂道:「老五刚醒来你不去关心她
的身体,还在这说风凉话。」

  「……老大呀,你这话不对,老五今天一是身体康複,二是大概会成咱们宿
舍第三个脱单的,对方还是一个校花,这不是双喜临门麽,恭喜恭喜怎麽了。」

  宋家辉不甘示弱道。

  「行了行了,你们两别斗嘴了,老五都成这样了,你们还有余力在这吵。」

  还是汤旭站出来打断了两人谈话,又问韩离道:「前面医生怎麽说?」

  「大概明天就能出院了!」韩离回答道。「学校外面的事故最后怎麽了?」

  「好像是说校外那家餐厅锅炉爆炸的原因,老板和厨师当场就去世,有四位
用餐的同学当场被炸伤,所幸最后都救了下来。那辆卡车撞上了路沿石没造成伤
亡。」汤旭慢慢地说道。「当然这里还有你的原因,前面文学姐紧急抢救把一位
同学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而你直接从车轮下救了两条人命,据说这次学校还要安
排準备奖励你跟文学姐呢,真是时代好青年。」

  「就是呀。」这时进来还没有发声的老六杨勉说道:「据说根据摄像头监控,
你在一秒半之内狂奔七米,飞奔出去救人一气呵成,启动速度都比得上博尔特了,
据说学校田径队都準备在你回去之后找你练短跑为校争光了。」

  「别逗我了,你看我这一爆发,把自己在医院爆发了两天。」韩离无语道。

  六个人又叽叽喳喳的谈论了好半天,把宿舍这几天所发生的的八卦琐事都聊
了一遍,从老六杨勉,老三陈相的女朋友,再到汤旭参加电子比赛沖进校决赛,
还有老大和老四的五黑战队沖到了大师组。虽然每个人的成绩不同,但大家总有
自己快乐的事情。

  这种气氛也让韩离沈醉其中,虽然一个宿舍,平时却除了吃饭上课并不是节
奏一致,没想到自己这一伤无形中变成了宿舍的粘合剂了。哪怕自己平日的性格
稍微有点孤僻,也是感觉暖洋洋的。

  这时门被推开了,文欣兰提着晚饭走了进来,五个人刚忙向文欣兰喊道:
「学姐好!」

  蛮以为文欣兰在这种架势下会露出娇羞什麽的表情,哪知世面见多了的文欣
兰也就跟着笑瞇瞇应了句:「学姐知道了,学弟们,你们聊完了吧,病人也该休
息了!」就这麽直接发了逐客令。

  五人顿时大失所望,忙不叠的跟韩离道完别,便一涌而跑出了病房。

  「文学姐这气场真是恐怖,老五怕是以后有的好受了。」一出门宋家辉小声
说道。

  「瞎说啥呢,你看老六的女朋友,平常人面前也是冷若冰霜,在老六面前便
是小鸟依人了,你小子懂个啥。」老大马上怼道。

  「行了行了,咱们回去吧,明天收拾收拾,等老五出院了好好招待招待他。」

  杨勉看两人又聊到了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上了,赶忙制止道。五个人吵吵闹
闹的出了医院。

  「你这舍友还真是千奇百怪呀。」文欣兰把饭盒打开,递到了韩离面前:
「来,学弟,要不要学姐来餵你呀」几个小时不到,已经熟络起来的文欣兰居然

             已经调戏起韩离了、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韩离都有点懵逼了,这种情况以前没有先例,自
己根本招架不住。赶忙抄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边吃偷偷瞄了眼旁边的文欣兰,
这件对方还是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慌忙又继续吃了起来。

  等韩离吃完,文欣兰收起了饭盒,然后说道:「赶紧休息吧,你这现在精力
不济,明天还要出院,赶快养精蓄锐吧。」

  「嗯,」韩离应了一声,又问道:「那你呢?」

  「我呀,我在对面酒店租了间房,明天早上我来接你。」文欣兰笑着说完,
收起东西走了出去。

  病房里瞬间清凈了下来,韩离也感觉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沈,果然还是精力
不足。于是沈沈睡了过去。

  第二天,韩离在住进院三天后成功出院,身体恢複情况良好,虽然走路一晃
一晃的,学校还专门派了一辆车前来接他回校。文欣兰也跟着坐车回到了学校,
本来韩离的舍友是想要来接韩离的,最后都被强势的文欣兰给打发了。

  文欣兰把韩离搀扶着下了校车,瞬间吸引了周围同学的目光,毕竟这就跟一
个小媳妇搀着自己受伤痊愈的老公一样。本身文欣兰还是汉江大学的名人,而韩
离在北门外勇敢救人的事迹也是全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也不知是哪位同学喊了句:「欢迎救人英雄韩离同学返校。」周围的同学瞬
间报以了热烈的掌声,搞得韩离极其不好意思,到时文欣兰对这种场面见怪不怪
了,赶忙搀扶这韩离进了宿舍楼。

  进了宿舍,宿舍的几个舍友加上旁边几个宿舍的同学都围了上来。甚至今天,
杨勉和老三齐晢的女朋友也跑来参观这位汉江大学的英雄。

  只是有文欣兰这位大一级的气场绝伦的校花在场,大家一时不知道说什麽好,
哪怕杨勉和齐晢的女朋友夏玥和韩云瑶也是一等一的美女,在文欣兰面前也是相
形见绌。气氛顿时有点尴尬,文欣兰见状,马上悄声凑到韩离嘴边说:「小学弟,
好好养伤,学姐完了再来看你。」吐气如兰,搞得韩离也一阵心魂不定。心道:
「真是个小妖精,太恐怖了。」说罢文欣兰对大家说:「你们的舍友我已经送到
了,你们可一定要照顾好他呀」

  一伙人顿时噤若寒蝉,忙不叠的倒影下来,文欣兰浅笑一声,转身便出了宿
舍。

  顿时宿舍里气氛缓和了下来,大家开始围过来各种调笑韩离,纷纷感叹着学
姐强大的气场。韩离顿时心中暗笑:「居然大家都默认文欣兰是自己的女朋友了,
其实八字都没一撇呢。」

  终于一宿舍的人聊完了,大家各回各的宿舍,汤旭和张贤齐帮忙把韩离扶到
床上,然后汤旭悄悄对韩离说:「老五,好好恢複精力,这两天怕是有你忙的了,
学校据说下周就要展开颁奖典礼,对你当场进行奖赏。而且文学姐这一顿操作,
以后你怕不是要成她身后那群狗仔队的公敌了,不知有多少人梦碎当场了。」

  「唉,无妄之灾,无妄之灾呀。」韩离不禁大感头痛,不过他也无暇再去深
想。反正这几天也是爷,在宿舍里有人伺候着,多混几天是几天了。

  接下来的几天,那是相当的程序化,学校以英勇救人的名义,奖励了韩离1
0000元的奖金,又向汉江市政府申请了「汉江英雄」的称号,顿时韩离成了
学校的名人,更搞笑的是,本来韩离在学生会也就是没事混混,这麽一搞,在自
己头顶的钱子萱要竞选学生会主席后,主动将韩离提升为自己位置的接班人,毕
竟有一位学校知名人物在会,不也是校学生会的一块名片了。

  不过眼下最让韩离不知所措的就是,文欣兰,对韩离发起了强烈的恋爱攻势,
韩离顿时也成为学校广大文欣兰男粉的众矢之的,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两人的纠
缠,最终改变了所有人的一生。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